长沙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专访罗永浩手机市场已严重同质化但锤子科技

来源: 作者: 2019-05-14 21:24:38

罗永浩:爆发的时刻要来了

中国市场不再高歌猛进。2015年,增长放和缓同质化成了行业普遍的现象,这对于厂商似乎不是好消息,但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告知新浪科技:我们爆发的时刻要来了。

罗永浩说,现在的问题是过于同质化,不仅体现在安卓机上,乃至连一向自我标榜不一样的苹果也已经开始走向平庸,所以某种意义上,今天的苹果也变得越来越像三星了。苹果依然卖得很好,但苹果用过去的四年多证明,苹果已经不是核心果粉心中的那个苹果了。

他认为,锤子科技刚刚走入第5个年头,面对的是严重同质化的智能机市场,如果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尝试改变点什么,那现在正是机遇所在。

实际上,自从2012年冲入领域以来。锤子科技和其产品始终以特立独行著称。在比参数、拼跑分的年代,强调设计和交互;在新概念、新噱头出现时强调坚守和情怀。至今在旗舰机上保留实体按键,始终没对边框做过文章,比冰冷参数更强调易用和流畅性,便宜机甚至还专门推出了文艺青年版,更不用说从软件到硬件的一体化设计。

绝不夸张地说,锤子可能是市场上辨识度的之一,以至于完全不用在正面印上logo。

但是,这类特立独行和与众不同尚没有让罗永浩和锤子科技获得原本向往的成功。

Smartisan T1重要的肯定来自IF设计金奖  从2014年5月20日推出Smartisan T1,到一年多后Smartisan T2上市,锤子科技先后遭受了产能、公关、供应链厂商倒闭等重重危机。不幸中荣幸的是,2015年,锤子科技的平民版品牌坚果卖得还不错,更主要的一点在于:让更多用户体验到了锤子科技更加特立独行的UI系统。

这让锤子科技收获了更广的受众,同样让投资人看到了未来潜力。极客帮创投创始人合伙人王峰在和罗永浩畅谈一夜后决定了自己的投资,他告知新浪科技:市场一片血海,但严重同质化,需要不一样的、体验和设计都舒服漂亮的,这一点是差异化竞争的重要优势。而且王峰认为,锤子科技的受众正沿着目标受众往外散布开来。

锤子科技的目标受众是谁?在创业近4年以后,罗永浩认为自己一开始就希望服务的核心群体,并没有发生改变。他告知新浪科技:简单地说,我们的初期目标人群就是 iPod 或苹果的早期消费人群:这是一个文科生为主的群体,包含感性方面较发达、文理兼修的理科生,他们在意生活品质和品味,在乎设计和美感,在乎使用体验上的细节等等。

但这个群体一度被认为过于小众,并且被外界认为是锤子科技两款旗舰机没有成为爆款的缘由。

对小众的评价,罗永浩并不认同。他觉得每一代人里都有这样看起来小众的品牌,但实际上数量上来讲,这个群体并不稀缺。

如果他们跟我年纪差不多,或更大一些,在盛田昭夫时期,也大都是索尼的粉丝。这些索尼的粉丝如果生在西方,年纪更大一些的,当年也大都是博朗电器的粉丝。如果加上有意无意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的人,这个群体其实其实不小众,他们代表了人类的百分之五十。另一个百分之五十,则是喜欢三星和三星们的人。罗永浩告诉新浪科技。

另外,罗永浩还进一步解释称,这个群体目前普遍的状态是同时具有两部:一部苹果,一部锤子。他将此解释为为了更好的工业设计,更高的工艺追求 ,更的软件体验细节。

始终认为继承了乔布斯衣钵的罗永浩,坚信锤子科技现在所做的,正是苹果曾拥有却又失去的。罗永浩的雄心在于:再现那份曾经触动过很多人的think different。

值得一提的是,罗永浩躲避了T3和坚果U2的话题,他只是透露称,在严重同质化的当下,锤子科技的爆发时刻将来自于:生产、供应链和研发人员规模的正常化,能够和竞争对手在相同时期推出同等配置的产品。

今年准备好这些,我们就差不多该爆发了。罗永浩说道。

罗永浩很晓得让员工发泄不满

固然,除同质化和锤子科技爆发的话题,罗永浩还跟我们聊了创业、锤粉、产品迭代和今年频繁出国的感受,我们决定以访谈实录的情势,告知你们罗永浩近期的主要想法:

新浪科技:你怎么看待现在的?你认为哪些方面对于是重要的?

罗永浩:我觉得今天的,的问题是过于同质化了。虽然我们时不时的会看到一些整体上平衡得非常的产品,但它们的问题始终都是过于同质化了。这不仅体现在千篇一律的安卓上,一贯标榜不一样的苹果也是如此。苹果和三星曾经代表了智能的两种典型方向,但现在看来,苹果已经不可避免地走向平庸,所以某种意义上,今天的苹果也变得越来越像三星了。苹果仍然卖得很好,但苹果用过去的四年多证明,苹果已经不是核心果粉心中的那个苹果了。

在任何时候,产品的差异化始终都是至关重要的,产业红海的时候,更是如此。很多人会觉得,终所有成熟的产业或多或少都要面临同质化这个问题。 由于基因上的和后天认知上的缘由(这两者常常是一回事),有些企业家乃至会认为这类糟糕的同质化是正常的,天经地义的,安全的。而对那些尝试改变点什么的企业来说,这也正是机遇所在。

新浪科技:锤子科技一直想影响大众的想法而不是被大众的偏好影响?

罗永浩:如果你打算做一个了不起的企业而不仅仅是一个赚钱就够了的企业,试图影响大众的野心是必须的,单是迎合大众需求,很难造就一个伟大的企业。这件事困难的地方在于,在你还没有足够大的影响力的时期,如何平衡好你试图带给消费者的好东西,和消费者已然构成的行为习惯之间的矛盾。

新浪科技:你们的目标人群是什么样的?有人说你们的目标人群是一个小众群体,你怎么看?

罗永浩:简单地说,我们的早期目标人群就是 iPod 或苹果的初期消费人群:这是一个文科生为主的群体(包含感性方面较发达、文理兼修的理科生),他们在意生活品质和品味,在乎设计和美感,在意使用体验上的细节等等。这个群体不是由于苹果才被人们发现和区隔出来的,如果他们跟我年纪差不多,或更大一些,在盛田昭夫时代,也大都是索尼的粉丝。这些索尼的粉丝如果生在西方,年纪更大一些的,当年也大都是博朗电器的粉丝。如果加上有意无意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的人,这个群体其实其实不小众,他们代表了人类的百分之五十。另一个百分之五十,则是喜欢三星和三星们的人。

新浪科技:你觉得那些被转化了的苹果用户为何不买苹果,而选择锤子?

罗永浩:我不觉得被我们转化的苹果用户一定就是不买苹果了,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其实是使用两部,一个苹果,一个锤子。但不管是两个并用,还是彻底转换到锤子,他们的行为动机很简单:为了更好的工业设计,更高的工艺追求 ,更的软件体验细节,也为了曾经被苹果的 think different 触动过心灵,但在今天的苹果身上再也找不回这类感觉导致的失落等等。

新浪科技:回过头看锤子科技的这几年,现在想来,想回到哪一个时刻(比如回到那个节点,会做出不同的决策)?

罗永浩:情感上,当然是希望回到十几、2十个人在中关村小办公室创业的时候。那种火热、盲目幸福、胡乱燃烧的感觉已没有了。就像婚姻,即便后面很幸福,乃至更好,但恋爱初期的那种感觉还是不一样的。不过,真的想回到那个时候倒也谈不上,那个时期有那个时期的痛苦。

如果能够回去修正错误,大的战略方向不会变,但很多很多的具体决策都会变,毕竟是伤痕累累地一路走过来的。但中枪、挨刀子、缴学费是创业的必经之路,回去改变了一个,很可能又触发了另一个,绕不过去的。

新浪科技:是不是在困难的时候,你心里依然有享受或者有满足感?

罗永浩:当然,就像年轻时候某一段刻骨铭心、异常幸福但终失败的感情,虽然处在那个时候是很难捱的,间歇性的也存在过极度负面的情绪,但同时也会反复地,不可抑制地觉得,妈的,苦是真苦,但也值了。

新浪科技: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初做了宜家这样的企业,现在会怎样?毕竟做家具不用在意发布时间,而且专注于讲工匠精神就够了。

罗永浩:我不确定,应该会更麻烦吧。由于缺乏制造业的经验和人脉,创业去做有限的几款单品相对容易控制,少在体力和精力上是这样。如果是做品类较多的,我想可能更容易失控。如果做家居产品做得上路,前期用少数几款畅销的产品维持企业健康运转,慢慢扩充品类做大影响从商业逻辑上是说得通的,但今天中国这么浮躁热闹的创业大环境下,投资者通常不会对那末长远的计划有耐心的,参与创业的人也是。

新浪科技:在人们对你的产品依旧怀有疑问的时候,就开始传播价值观,算不算是一种冒险?

罗永浩:固然不是,当你的资金、研发人员数量、技术及专利积累、供应链和生产方面的控制力等等,都跟你的竞争对手存在差距时,理想主义、价值观和野心是驱使你不知死活地向巨头发起进攻的的理由,也是和你有着相同相近的价值观的人们支持你的理由。从这个意义上,没有能力输出价值观的企业才是危险的。

新浪科技:当初期用户因为某种精神追求开始聚集的时候,他们可能越来越铁杆,可在外界看来很可能把他们当作一些邪教教众,你怎样看这件事?

罗永浩:这对我们和他们都不是坏事,通过相同相似的兴趣和理念,在人群中区分我们和他们,从而取得某种群体身份或属性的认同,始终都是人类的一个重要精神需求。那些误解并攻击锤粉(这是外面的称呼,我们自己称他们为锤友)的人,伤害不到任何人,只会让锤友们感觉稀里糊涂(即便不是可笑),也让锤友们在一起感觉更舒服和更团结。当然,锤子科技的公关和市场部门,也会在论坛和社交络上尝试引导锤友们尽可能不去攻击非锤友,即便是后者先行挑衅的。这种做法的本来目的仅仅是避免没有必要的互相攻击,但常常出现的结果是,我们还因此获得了企业形象方面的加分。

新浪科技:锤子科技的长期计划包括哪些?你认为到哪个节点是它爆发的时刻?

罗永浩:长期规划是在未来的人机交互平台发生重大变革的时候,成为引导或拨参与革命的企业。 这几年的计划是成为一个销量、口碑和利润成绩都很的企业。

爆发时刻?补齐企业的短板,也就是生产、供应链这些,还有就是让研发人员数量达到正常范围,能够和我们的竞争对手相同时期发相同配置的产品等等,今年准备好这些,我们就差不多该爆发了。

新浪科技:为何不考虑把锤子做成一家单纯的软件公司?那样可能会容易很多。

罗永浩:首先,我们做这家公司,不是为了简单地赚些钱,所以容易与否并不是我们的主要斟酌因素。

其次,就我们未来想实现的远大目标来说,我们必须自己完全掌握软件和硬件。即使是为了更好的软件体验,也应当做好自己的硬件,何况硬件本身是可以盈利的。

新浪科技:怎么应对越来越快的发布(产品迭代)节奏?怎样在快节奏的时期,打造一个精品?

罗永浩:如果研发人员的规模足够,比如有好几个可以独自完成任务的研发团队,就可以几个项目并行。这样的话,虽然外面看到的是产品更新速度加快了,但由于这些项目是并行的,所以在内部每一个项目的研发周期是可以得到保证的,不影响雕琢和打造精品。

新浪科技:近一年,你频繁地出国,总听你跟朋友们说未来是中国人的,具体谈谈?

罗永浩:我之前听到一些中国人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觉得这些人太自恋了,后来听到很多外国人也说这话,又觉得他们太客气了。

但做企业接触到很多发达国家的公司后,发现这基本上是没什么悬念的事。那些先进国家的公司,包括很多我年轻时心里的偶像公司,虽然在很多方面仍然保持了某些优势,但这些公司官僚、懒惰、狂妄、自我中心的程度,也常常超出我的想像。而且他们对变化无动于中,对新生事物完全丧失了好奇心也是常态。起初我还觉得我看到的可能是个例,后来发现多数老牌的大公司都是这样。

这些视察曾经让我非常困惑,后来逐步理清了一些思路。全球化时代,中国企业跟先进国家企业的竞争,本质上,是一群在资本和技术上初步解决了竞争基础的泥腿子或泥腿子的儿子,跟富五代、富六代的竞争。从人性的角度看,这是一场结果已注定的战争:假以时日,解决了竞争基础的泥腿子整体上必胜。富六代在舒适安逸的生活状态下,希望继续保持爷爷留下的那点优势的动力,在泥腿子渴望通过奋斗来改变命运的强大动力前,几近是不堪一击的。

固然,泥腿子的子孙到了富三代、富四代的时候,也会渐渐失去竞争力。人类的历史,就是这样一个一再被重复的故事。

新浪科技:苹果之后,如果不包括Smartisan,有没有哪个新品牌让你心动?

罗永浩:不包括.。。那没有了。

子宫内膜炎的症状是
白带多白带黄怎么办
白带增多是什么原因

相关推荐